职工文苑

雪山下的项目部

时间:2021-12-10      浏览次数:244    作者:温生福     

2021年11月28日,一个平平常常的日子,我乘着高铁沿着河西走廊来到了玉门市东镇。一年不停歇的风夹着来自西伯利亚的寒冷,匆匆刮过玉门,呼啸着奔向南方。已到寒冬,在这片土地温暖的气息已消失得无影无踪。西北的土地上暖和的日子已经过去,寒冷的冬天即将到来。

在嘉峪关南站下车后,常清开车接我去项目部,出了嘉峪关市,就是一路的荒凉,只有贫瘠的土地一望无际,穿过漫漫的戈壁,在路过一个十字路口后,远远的我就看见了项目部飘扬的旗帜,这便是集团公司西部鑫宇项目部。许多年后,在新的工地,我依然会想起在玉门的这个项目部,项目部靠着祁连山,山顶的积雪终年不化。下了车,我便感受到了风的力量,吹得人脸皮生疼,能使“脸破皮,车掉漆”。这样恶劣的条件,依旧不能阻挡项目部用短短三个月时间建起2、3#生产车间。项目部管理人员有六个,年纪不大,都在青年的末尾阶段,但青年就是青年,他们看到恶劣的环境不惧怕,面对复杂的施工步骤不惊慌,一腔热情,只求在贫瘠的土地建起心目中优质的工程。

短袖加工作服,这是技术负责王浩的标志性穿着。冬天的寒风也吹不凉他的热情,从项目部开始选址他就来到了这里,一砖一瓦都有他的心血,项目部的成长离不开他的精心呵护。工作中间,他不停地点烟吐烟,仿佛是给他的思绪加上标点,在施工现场缓缓走过,随着目光扫过,施工中存在的问题就牢牢地记在了心底,然后从方案开始,从每一道工序开始,认真分析解决问题。为节约成本,他必须得找出方案的最优解。半年的时光转瞬即逝,他黑黝黝的脸上都是时间的痕迹,但项目部也真真切切的节约了成本。

由白银到玉门,一千公里路程,安全员施青松来到项目部,也早已经褪去了初到公司时的青涩。在银光厂累积的工作经验,是在玉门开展工作的基础,从工人入场安全教育开始,到在现场检查每一个施工步骤,他的身影遍布在项目部每一个角落,步数排行榜的第一永远是他,读万卷书,行万里路,今年考过二级建造师的他,到项目部一百多个日夜,一切都在变化,但不变的是他每天早晨六点十分组织工人开展的早班会,除去雨雪天气的日子,每天他都迎着第一缕阳光为工人们开着早班会,简简单单的早班会,他会分析前一天遇到的问题,提出解决办法,然后在早班会给工人们认真解读,讲到安全的方方面面。平时腼腆的人,在一百多名工人面前讲起安全就变得胆大心细,平凡的早班会也变得不再平凡。

身兼数职似乎是常清的特质。作为项目部的施工员、资料员、预算员,他确确实实的干好了每一件事。在雪山下,在狂风里,在高高的脚手架上,在喧嚣的钢筋加工区内,他带着色彩斑驳的安全帽,为了工作挥汗如雨。戈壁起高楼,施工员负责冲锋在最前线,挖基础,打垫层,早起放线,只要工作需要,就能看到他的身影,都是露天作业,晒黑是很正常的,常清早已经习惯了这些,现在的他满脑袋想的都是确保不出差错,这样就从源头上节省了工期。当夜幕降临,工人们都已经休息,灯火下的他还要计算工程量,每一个细节都是慎之又慎,只有这样才能得到真实的数据,才能在和甲方核对工程量时,确保项目部的利益不受损失。

望山跑死马,西部鑫宇项目部看似在山脚下,实际上离雪山的直线距离却有二十几公里。项目部的条件很艰苦,项目部的人员也很少,往往一个人顶好几个人用。不能按时按点吃饭是常事,尤其是负责材料的李俊凯和吕红兵,但这样的困难在他两眼里已经不算困难,材料能按时进场才是最终的目标,在这里,管理人员不怕苦不怕难,虽然距离竣工还有许多的工作未完成,但项目部一直在前进,道路是曲折的,前途是光明的。

我离开项目部时,寒风渐紧,施工现场依旧是热火朝天,项目部内依然是灯火通明。明天,又是一座钢结构厂房展示出它的雄姿,但今夜,又将是雪山下一安建设者们的又一个不眠之夜。